谈古论今

啸语微言|院长大人,您这么写字,连农村大爷都不答应

2021-06-27 17:02:34 来源: 点击:27
院长大人,您这么写字

连农村大爷都不答应
【马啸】

  大家都说如今是文化盛世,教育更是兴旺发达,传统文化的复兴也指日可待。

  但今天兰州一位高校老师转给我的一则微信,着实把我吓着了。

  这则微信,有一个很感人的标题《特殊的礼物!院长为138名毕业生题字送祝福》。内容讲的是兰州大学艺术学院关爱毕业生的故事。院长徐建新教授不辞辛劳,为138位硕士研究生及本科生逐一亲笔题字,送上祝福。

图片

图片

  一所名牌大学的学院院长,能对学子有这种关切与关爱,难能可贵,值得大大点赞!

  然而,点赞之余,徐大院长的“墨宝”却将我看得目瞪口呆,半天说不出话来。

图片

徐院长赠给毕业生的“墨宝”


  看得出,这位徐院长绝对是位中国书法的痴迷者,对书法的热爱不亚于任何一位专业或业余的书法家。他在书法上面花的时间、耗费的笔、墨、纸,大约也不会亚于那些靠书法谋生的人。

  然而,有一点或许他忽略了,书法,是由“书”和“法”两部分构成的。您只是“书”,不去想那些“法”,也不去搞那些“法”。这样,即便每天“书”,各处“书”,给每个人都“书”,也是不可能得“法”的。

  您虽然是艺术学院院长、教授,但您的专业不是“书法”,所以不用担心,人们并不会以“书法”或“专业”来要求您。但即便是街头或广场上拿个蘸水的毛笔写字的退休老大爷,也不是您这般写字的。况且,您头上戴着一顶兰州大学艺术学院院长的桂冠,总应有点起码的美学修养和审美眼光吧?

  告诉您吧,您不仅字写得江湖,而且不少字都写错了(草法错误)。

  中国现代教育的奠基人蔡元培先生当年就是有感于国人审美的缺失才提出“以美育代宗教说”。中国现代高校的“艺术专业”、“艺术系”、“美术学院”、“艺术学院”等等就是为了此一初衷而设立的。您作为国内一所重点大学艺术学院的掌门人,理应承担起提高学子们艺术素养、审美能力的责任,而不是将他们带向歧路。

图片

图片

徐院长赠给毕业生的“墨宝”


  其实,作为旁观者,我们也没有要求一个从事艺术教学的人必须写出一手好的毛笔字。但既然你喜欢写,并且还信心满满地将写的东西赠送学子,用来勉励他们,就应该对自己有所把握、有点认知!

  你要知道,甘肃虽然地处西北,经济相对落后,但人们酷爱书法,他们节衣缩食也要花钱收藏书画。院长大人,您的弟子如果将这样的字拿回家,农村的大爷们可能都不答应。

图片

徐院长赠给毕业生的“墨宝”


  兰州大学艺术学院,是我较为熟悉的教学机构。二三十年前,其前身艺术系初创时,因缺乏师资,我还在系内担任过代课老师。如今它已蓬勃发展,各项事业蒸蒸日上。然而,今天目睹徐院长的“墨宝”,发现这所学校起码对民族文化、传统艺术的认知能力和审美眼光没有提高!

  这是一个令人悲哀的事实。不仅兰大如此,其他地方的高校甚至是比它名声大、师资强的最有名高校也是如此。

  前些年,有人贴出一张照片,据说是北京大学一位副校长在办公室内接受媒体记者采访的场景。而墙上挂着的那幅字“龙飞凤舞”让人看了隔夜饭都会呕出来——它江湖得没法再江湖了!

图片

图片

传北京大学副校长办公室内的江湖书法


  我们想想几十年前,一位乡村老师、会计都能写出一手好看的毛笔字,而现在,一个如此高等——高得没法再高的名校的领导居然连字的好看不好看、高雅与恶俗都分不清!我们不会写毛笔字,但起码汉字这个老祖宗创造的、被我们用了几千年并且现在仍在用的交流媒介恶俗不恶俗应该能辨别吧?!

  今天上午,一位艺友在微信朋友圈贴了几张电影海报,一边是中国著名导演张艺谋的作品,一边是日本著名导演黑明泽的作品。海报上都是用毛笔写的片名。艺友感慨道:“够可怕的!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两个民族的差异。想起去年疫情期间两国的口号了吧。” 

图片

图片

图片

中日电影海报片名书法比较

左:张艺谋电影 右:黑明泽电影

 

  放眼望去,如今还在使用汉字的国家和地区中,若论专门写字的人技术水平,中国大陆无疑应排在第一位,但就普通民众对毛笔字(或说“书法”)的审美能力和日常书写能力,依我的观察,中国大陆十有八九要排在最后!

  中国大陆,是汉字的原生地,是书法的故乡,它有着几千年的历史和文化积淀。不应该如此啊!

  当下,国内中小学都对“书法”重视起来了。一些学界权威借此大谈学校书法教学的“学术”性,说“书法教育不是写字教育”。他们以为,书法教学的最高和最终目的说是培养书法家和艺术家。而在我看来,普通学校书法教学的宗旨和出发点,就是要使更多的人掌握基本技能,能识字、读字、用字,并且还能写字!

  一个社会不需要太多的书法家、艺术家,却需要许许多多的识得汉字、会用汉字,并且能辨别毛笔字美与丑的人,如果这些人还能用祖先的方法书写汉字,那更是功莫大焉。

  这才是当务之急。一个不认得祖先的文字,对他们留下的典籍无法认读,更不知道它的内涵和意韵的族群,大谈继承传统、弘扬文化,绝对是痴人说梦。

  因为,它连门都没摸着!